English

首例!化妆品宣称“制药标准”被罚

作者:化妆品观察肖佩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KDW3LsVkxAb2lRqHivNmcg 时间:2022-04-12 09:19:02 浏览次数:

近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信息显示,贝卓尔特(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贝卓尔特)因在其天猫网店发布“百年药企联手中山大学”、“以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等宣传内容,被罚款10万元。

 

图片

截自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贝卓尔特宣称自己“以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或误导消费者商品与“药妆”存在关系。事实上,新规之后,以类似文案进行宣传的化妆品产品并不鲜见。

 

化妆品观察查询近年处罚案例发现,此次或是新规之后,监管部门首次针对业内这类宣传开出罚单。这意味着,以后化妆品企业不能再这样打擦边球了。


01
优质功效产品亮相创新展8年沉淀,护肤科技进入“太空2.0时代”研发实力做支撑

打“药妆”擦边球

被罚10万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贝卓尔特系2015年11月18日经注册登记机关依法核准登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通过第三方平台“天猫”经营一家网店“贝欧梦特旗舰店”,在线上从事自有品牌“BIOMONT/贝欧梦特”化妆品的销售经营活动。

 

2021年9月23日,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其经营的网店“贝欧梦特旗舰店”抽检,发现该店内销售的一款“BIOMONT/贝欧梦特谷胱甘肽补水保湿精华抗初老神经酰胺抗氧亮肤”商品,在详情页醒目位置发布有“百年药企联手中山大学”、“以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等宣传内容。

 

图片

通报称,经初步核实,该行为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规定。为进一步查明事实,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1年11月18日对贝卓尔特进行立案调查。

 

经查明,该款商品备案名为“贝欧梦特谷胱甘肽亮肤润泽精华原萃液”,为国产普通化妆品。其生产单位广州市白云采妮化妆品厂,持有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并非是药品经营企业。

 

此外,在上述产品的生产过程中,委托方及生产方均与网页内所标注的中山大学无任何关系及业务往来,该公司也未能提供中山大学关于同意其将“中山大学”的名义用于商品商业宣传的任何授权材料。上述宣传内容均为贝卓尔特自行制作并发布。

 

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贝卓尔特作为电子商务平台内经营者,对其网店内所销售的商品标注“百年药企联手中山大学”、 “以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等内容的行为,足以让消费者误认为该商品与“中山大学”“药妆”存在某些特定关系,从而对消费者的购买决策产生实质性影响及误导。

 

最终,贝卓尔特被认定构成了对商品作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违法行为,并被处以10万元罚款。



02
优质功效产品亮相创新展8年沉淀,护肤科技进入“太空2.0时代”研发实力做支撑

不能宣称“以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了


在贝卓尔特被罚之前,因冒用高校名义售卖化妆品被罚的案例已不在少数。然而此次案件还需注意的是,除了上述虚假宣传内容外,该公司违法宣称内容还包括了“以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

 

事实上,早在2019年年初,国家药监局就发文明确指出,“不但是我国,世界大多数的国家在法规层面均不存在‘药妆品’的概念。”根据国内现行法规,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等药妆概念均属于违法行为。至此,“药妆”的说法在国内正式被判了“死刑”。

 

图片

截自国家药监局官网

 

新规落地后,监管部门针对化妆品宣称医疗作用等问题也进行了严厉打击。根据《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化妆品标签禁止标注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的内容”;第四十三条也规定,化妆品广告不得明示或者暗示产品具有医疗作用。

 

此前不少宣称“药妆”的产品不仅做了更名,更修改了功效宣称说法,比如将“医药”功效改成“敏感肌修护”,更强调产品的医学背景等。

 

不过,由于新条例对于化妆品行业的监管力度不断趋严,也有不少行业人士曾感慨,“这是把化妆品当成药品在管理”“化妆品行业质量管理已逐步全面向药品靠拢”。在这一背景下,不少品牌找到了新的营销点,在对外宣传产品品质时,常常会采用“以制药的标准来生产化妆品”等类似语言表述。

 

“这种宣称现在太多了。”一行业人士告诉化妆品观察,随着市场对于“以制药的标准来生产化妆品”这一噱头的过分追捧,“已经有些药企亲自下场生产化妆品了,或是把药品的商标授权给化妆品代工厂去生产化妆品”。

 

譬如,化妆品观察看到,某外资防晒品牌曾公开宣称,其开启了“以制药标准生产护肤品”的时代;另一外资护肤品牌也曾宣称,其“以眼部用药的技术标准来做化妆品”;还有广州某化妆品OEM/ODM企业,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文章中直接写着“用制药的标准生产化妆品”,并表明采用国际认证、高洁净净化生产车间等。此外,在拼多多上,还有不少化妆产品直接打上“华北制药”、“药都仁和”等字样,但其售卖的产品与药业集团并没有直接关系。

 

对此,上述行业人士指出,由于制药和制作化妆品的标准不一样,监管也不一样,因此根本不存在“用制药标准做化妆品”的说法。“这句话只是模糊概念,并不是真的按照药品标准,企业最多只是把生产车间的环境提到药厂车间级别。然而,由于消费者缺乏专业分辨能力,很可能会将其等同于‘药妆’。”

 

此次贝卓尔特被罚,无疑是给行业人士敲响了“警钟”,意味着该类宣称也会被认定为等同于“药妆”宣称,企业同样将面临违法和处罚的风险。


声明:本站仅提供存储、搜索服务,如有侵犯您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负责删除。